主页 > S生活港 >为什幺台湾不能像日本一样好? >

为什幺台湾不能像日本一样好?

为什幺台湾不能像日本一样好?

很多人(包括我自己)第一次到日本玩的时候感到万分的震撼,乾净的街道、彬彬有礼的店员、富有质感巧思的事物,对于我们这群从荒野中误闯森林的小动物,彷彿进入了人间仙境般的国度,只能用「舒服」两个字来形容这一切。去一趟日本旅游回到台湾,很多人(包括我自己)就会觉得:「为什幺日本这样,但是台湾却是这样?」

(首图为名古屋城大天守阁)

记得我第一次去名古屋,路经名古屋看到森林幅员广阔的公园,万分感概,觉得为何名城公园长这样,大安森林公园长那样,接着就开始痛批政府无能之类的,满足一下我的真知灼见,这种想法一直到我来日本念书以前都没有改变过。

但是日本真的那幺美好吗?听过很多旅日的人表示:「日本只适合旅游,最多适合留学。要是想在这边长住、工作的话,有很多OOXX是你们不在这里的人无法理解的。」事实上我身边满怀日本爱的人读了两三年的书之后反逆决定「绝对要回台湾不可」的人比比皆是,其实这跟旅人所看到的日本不仅仅并不矛盾,反而有密不可分因果的关係。

作为一个旅客到日本玩,看到日本的美好,除了金钱以外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的,因为你是来玩的,你来买「爽」的,你不需要在意爽的提供者是花多少的努力生产爽来给你享用,你只要记得爽完付钱就好了,这钱花得爽,赚的爽,大家都爽。但是当我们期待自己的社会环境也能像日本一样的「美好」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你不仅仅是爽的享用者,多数时候你也得担任爽的提供者,担任提供者就不是付钱了事而已了,你必须要在很多细节付出汗水、在麻烦产生的时候出面解决、在责任出现的时候一肩扛起,这些事情在日本的社会已经内化成常识,深深的刻印在每个人的骨子里了。所以,一间拉麵店的老闆可能花两三年找寻适合的食材、费一整天功夫熬製高汤、甩麵甩到关节变形还是坚持用手工製作,只为了端上那碗麵时客人感到满足,这种为达目的「不择手段」的拼劲,已经是日本社会的基本文化,换言之,如果你做不到如此,你根本无法在这里生存。那些乾净的街道、彬彬有礼的店员、富有质感巧思的事物,就是在这种斗兽场、炼蛊塔产生出来的。

为什幺台湾不能像日本一样好?

(每一碗拉麵都是店家用生命煮出来的)

反观我们自己是个怎样的社会?我们是一个买菜送葱、得过且过、以人情味为基础建构的社会,我们引以自豪的东西叫做「那天我骑机车红灯右转被抓,警察看我是穷学生就放我一马超感恩」,我们的文化背景根本就无法建构出日本的社会环境,或者说,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社会,哪来造就相同环境的可能性?有些人可能会反驳说:「日本也是以儒家文化为基础,我们也是,岂有日本能我们不能的道理?」关键就在于,日本人当真了,我们可没有当真。

我常说,「你不可能用东方教育教出西方风格的小孩」,同理,你不可能仰赖台湾人的本性创造出日本的环境。只要你凡事依赖人情味,你认为情优于理优于法,你就会在关键时刻做出「以情为先」的判断与作为,我们最痛恨的那些狗屁倒灶的社会乱象,比比皆是是挥着人情味的大旗搞出来的。你不喜欢一切都得照规矩来,你不喜欢写信的时候要先道歉的潜规则,你不喜欢面对顾客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你不喜欢一年四季都穿西装打领带,你不喜欢不化妆出门被旁边人指指点点,你不喜欢当日本人,那你为什幺想让台湾变成日本?你怎幺会妄想大家只愿意付出台湾成本的前提下能得到日本的成果?
平时看到别人的优点时,不论是优秀的运动员、音乐家、电影还是艺人,我们该去思考的应该是成就那份优点所需要付出的代价,也要理解「如果没有以那份努力作为前提,就不可能达成那般成就」的铁则,因为天底下没有任何成功是不需要努力的。而社会的进步更是来自于人们共同的努力才能达成的。除非你认为这个社会是别人的跟你无关,你只是个过客不需要负担责任,否则没有「别人负责努力,我们负责按讚」的道理。

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维持现状不做任何改变,记得去日本玩的时候多带点日币就行了。

为什幺台湾不能像日本一样好?

(京都鸭川河畔夜景)

上一篇: 下一篇: